草莓.tv官

“各位客官,今天小老头我要给大家说的这一段叫做‘曹操煮酒论英雄,关公赚城斩车胄‘。’”

五合居中,郭得志春风满面的站在显眼处,对着满堂的客人,开始了今天的说书。

自从五和居在长安城中第一个开始说三国,酒楼的生意就越发的兴隆,经常有老主顾来光临,为的就是听郭得志说一段三国。

自己看书与一群人听书,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
这些来听书的,特别是能够花的起钱来五合居听书的,许多都是自己家中买了《三国演义》的,并且自己也看过了,但是就是还喜欢来听郭得志说一遍。

“操以手指玄德,然后自指曰:天下英雄。。唯使君与操耳。”

只见那郭得志说到兴头上,简直就是唾沫横飞,离他近的人,也不以为意,反而跟着叫好!

“看赏!”

“好!再来一段!”

……

乘着三国销售火热,李宽把第三部《三国演义》也推出来了。

说是第三部,其实一部也就是五六万字,就以《三国演义》文的篇幅,不搞个十来部,是没法把这本书写完的。

等待王子的清雅女郎

不过,这样就苦了长安城其他的书铺了。

这段时间,长安城买书的人,最先考虑的都是买三国,哪怕是不买三国,也会去新华书店转转,除非在这里没有自己想要的书,才会再去其他的书铺。

自从开始卖三国。 。新华书店也陆续推出了几本《论语》之类的传统书籍,虽然销量没法和三国比,但是因为价格优惠,一样卖的不错。

“郑掌柜,印刷作坊那里派人来问了,我们的三国还印吗?”阿三小心翼翼的站在郑掌柜旁边,离他还有三四步远,生怕一不小心又莫名其妙的挨一个耳光。

“印刷作坊还在印刷吗?印了多少本了?”郑掌柜觉得胸中一口郁气直往上涌,“你没脑子吗?我们印一本书至少要四贯钱的本钱,现在新华书店一本书只卖八百文,你印刷出来了卖给谁去?都卖给你吗?”

“您没有说停下来。南山堂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他们也不敢停止印刷啊。”

阿三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,心中也很是委屈。

“嘭!”郑掌柜一把拿起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,“我没说停你们就不知道停吗?我还没有让你们吃饭你为什么要吃?”

面对郑掌柜的怒火,阿三不敢反驳。

“叫你去打听楚王府印刷作坊的事情,叫你去确认楚王府造纸作坊到底有什么不同,你确认清楚了吗?新华书店的一斤白纸价格只有我们的一成,你让我们书店怎么活下去……”

郑掌柜口水横飞的喷了一盏茶功夫,才饶过了阿三。

……

“美髯公千里走单骑汉寿侯五关斩六将。这《三国演义》还真是一本奇书啊,原本简简单单的一个故事,却是被写的生灵活现,让人看了欲罢不能。”…,

宿国公府上,程咬金难得的捧着一本书,坐在院子里一边乘凉,一边看着。

“阿爷,这一章你都看了多少回啦。昨天你就已经和女儿说过一遍千里走单骑的故事啦。”程静雯有点无语的看着自家老子。

对于三国,程静雯是喜欢的。

但是,远远没有达到程咬金这种走火入魔的程度。

刚刚拿到第三部三国的时候,程咬金连当值都不去了,直接在家里一口气把它看完了。

而新华书店接连推出第一部、第二部、第三部《三国演义》,也算是彻底奠定了它在长安城书铺当中的龙头地位。

三味书屋这个过气的龙头,已经门可罗雀了!

“静雯,阿爷记得你之前说去过渭水河边的一个造纸作坊?”

“对啊,和雪雁姐姐一起去的,那是楚王府的产业。”

“旁边还有一个印刷作坊。。也是楚王府的?”

“阿爷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程咬金一直都以马大哈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,但是翻开历史,就会发现他是唐朝难得的善始善终,从来没有失势的顶级武将。

这是马大哈能够做到的吗?

新华书店最近卖的低价纸张和书籍,在长安城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。

勋贵们除了郑家,其他倒是还没有什么反应,可是程咬金却是仿佛看到了什么。

“这么说,这《三国演义》,应该还是楚王府里的人写的咯?”

程咬金没有回答女儿的反问,而是继续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话。

“女儿觉得很有可能是楚王殿下写的。”

说完这话,程静雯脸上莫名的有些微红,搞得程咬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李宽写的就李宽写的吧。 。

你脸红干什么呀?

“这《三国演义》好是好,但是偏偏不把所有的书一起放出来卖,每隔一段时间更新一本,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。这样,你哥不是也认识楚王吗,等会他回府了,你把他叫过来,阿爷有任务安排给他。”

……

楚王府中,李宽闲着没事,正准上街逛逛,却是听到下人汇报说程处默找自己。

“程兄,你可是稀客啊!”

这段时间,李宽和程处默他们几个一起见过几次,不过要么是在怡红楼,要么是在天香阁,楚王府,程处默还真是第一次来。

“楚王殿下见笑了,我这是不请自来,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”

程处默也不跟李宽客气,自顾自的坐下,拿起了桌上一块糕点吃着。

“哦,程兄找本王何事?”

程处默虽然在吃着东西。南山堂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自己,搞得李宽心里有点发毛。

这家伙,没听说他近男色啊?

“《三国演义》是王爷的杰作?”程处默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让人意外的话。

这段时间,其实长安城里有很多人在猜测《三国演义》的作者到底是谁,毕竟扉页上写的罗贯中,谁也没有听说过。

但是这书很明显是新华书店那里来的,而这铺子又是楚王府的产业。

以李宽长安城第一才子的名号,写出《三国演义》这样的书来,虽然还是很难让人相信,但是总比那个谁也没有听说过的罗贯中靠谱?

“是有怎样,不是又怎样?”

李宽思索了片刻,微笑着看着程处默。

“嘿嘿,你这么说,那就是了。赶紧把剩下的几部每部给我一本!我阿爷发话了,今天要是不把新的《三国演义》带回去,就打断我的腿!”

,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