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啥意思男人

“抱歉,那个我……”

任一想对蓝灵说声抱歉,眼角余光却发现任凶这个狗东西,趴在一个宝盒上,一腿撬的老高,似乎正要撒泡狗尿在上面。

这还得了,他一把拎着它的后颈皮,丢向山洞口,“去去去!不准随地大小便!”

“再让我看到,小心我揍你!”

狗子任凶耷拉着脸,夹着尾巴,委屈巴巴的走到外面一颗大树那里。

任一自己也有需求,一人一狗就这么排排站,对着大树畅快淋漓的浇灌起来。

透明人拎着任屠出来时,正好见到任一身子抖了抖,哪里还能不知道他在干嘛。

暗骂一声无耻后,她气哼哼的把任屠丢出洞口,捂着脸又快速的跑回洞里去了。

这个世界,也就任一的这两个小宠物,不知怎么的认他为主,让她也能触摸到。

大概就是所谓的,生命共同体吧!

任一慢吞吞的领着兩东西回来时,就闻到一股子刺鼻的骚臭味,差点没把他熏吐了。

却是他出去的功夫,任屠就祸害了一个宝盒,怪不得会被蓝灵丢出去。

可爱邻居小纯美

“哈!忘记了,你这小东西才是撒尿大王!”任一头疼的敲了它脑门。

这小畜牲又不会吭气,平日里安安静静的,啥时候大小便,他还真没法控制。

想破脑袋也找不到解决办法,任一只能把目光转移到臭烘烘的宝盒上。

上面的灵光因为污染早就消散了,宝盒自动打开,一把手指粗的小飞剑静静的躺在里面,看起来像个孩子玩的玩具,精致小巧又可爱。

他一看就心生欢喜,忍不住把玩起来,不住的称赞道:“啧啧啧……这家伙,做得真像,真好!不赖!”

小飞剑看着有些钝,任一的食指只是轻轻的抹了一下,一条深深的血痕就冒了出来,疼得他立马丟了。

“嗷呜~~~居然这么利!”

他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手指,已然皮肉外翻,伤口看起来特别狰狞。

没药可敷,天气冷,应该不会烂掉吧?他有些忐忑不安的想着。

蓝灵看不下去了,对着他勾勾手指,指着地上另外一个盒子道:“过来,把这个盒子打开,里面有疗伤药!”

“灵灵怎么知道的?”任一疑惑的问道。

这个盒子,她可没本事自己打开,没打开,又如何知道?

“哈!这是我的本事,需要告诉你吗?你只管照我说的去做,别的不该知道,不用知道的,一个字也不许问!”

蓝灵把头撇开,不去看他的憨样。

“哦!”

任一耸耸肩,弯腰抄起蓝灵说的宝盒,试了试还是打不开。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,随手沾了一下任屠的尿渍。

这玩意儿可比灵力霸道多了,直接破坏宝盒,“啪嗒”一声很是轻松的打开了。

蓝灵闻声看了看,不爽的道:“暴殄天物,这个盒子对你来说,好歹也算是个宝物,留着以后还可以继续用,就这么废弃了。”

“呵,我又不能修行,没有灵力,要这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干嘛?”任一自嘲的说道。

他拿出宝盒里面的蓝色瓷瓶,打开塞子闻了下,一股子药香味传来。也懒得多问别的,直接把药粉洒在手指上。

“嗷呜~~~什么鬼东西?”

他只觉得伤口处火辣辣的痛袭来,差点没让他挥刀自断了。

太疼了!

都说十指连心,果然不假。要不是需要维持他男子汉大丈夫的形象,他都恨不能滚地下打滚去了。

“这是个大傻瓜!哇哈哈哈~~~”

蓝灵笑得花枝乱颤,东倒西歪。

直到任一眼睛都憋红了,蓝灵才收敛起自己的笑,手指掐诀,捏了个清洁术,把他手里的药粉给冲洗掉了。

虽然缓解了一下,但是,任一还是觉得痛。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手里的伤口更严重了,又红又肿,堪比胡萝卜。

蓝灵耐着性子的解释道:“这个药粉,乃是内服的,一般在吃之前,会佐以蜜糖调合,捏制成药丸服用。哪有谁像你这般笨,直接倒在伤口处的,疼死你活该!”

虽然她对这些不是很精通,但是,架不住见多识广。她虽然不能摸到这个宝盒,但是,她有透析术,可以穿透木制盒子,看到里面的瓷瓶,甚至是瓷瓶里的药粉,也被她鉴别了出来。

那是一种最低阶的疗伤药草提炼而成的,最原始的疗伤药。她从前在三千世界游荡的时候,曾经在一个很贫瘠的小世界里见到过。

那里的原始人还停留在蒙昧阶段,不识教化,不懂礼仪,也就比妖兽的智商高了那么一点点。

没想到,在这个灵隐大陆,居然也有这样的药材存在。

任一这次学乖了,不敢胡乱的食用,忍着痛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灵灵……我吃多少合适?就这么干吃可以吗?”

他可没本事去找来蜜糖,话说,蜜糖是什么滋味,他都已经快要忘记了。记忆里,只有儿时依偎在母亲身旁时吃过。

“这个啊,很简单,就直接干吃好了,只不过,味道会很……不好就对了,你可别吐了就好。”

“至于吃多少,你就自己看着你的手,什么时候伤口好了,什么时候就是你吃够了。”

“啊?居然是这样吗?”

任一有些茫然的咽了咽口水,对着嘴就开始倒。

“啊哈!呸呸呸~~~”

果然是够难吃,极端的发酸发哭还很涩,简直是难以下咽。

任一紧紧的闭住眼,一张看不清容颜的脸皱巴巴的,说不出难受。

虽然只是不小心咽下去一点,但是很神奇的,他居然觉得食指上的伤口轻松了很多,由原来的麻辣痛,转为轻微的刺痛,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毕竟十级疼痛走向九级疼痛,还是能让人接受的。为了彻底解决疼痛,他咬咬牙,眼睛一闭,又开始继续服用药粉。

“咳咳咳~~~”

药粉毕竟太难咽,任一只觉得堵在嗓子眼那里,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,急得捶胸顿足,说不出的滑稽。
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蓝灵上前,对着自己的两根手指霸气十足的吹了口气。

“嗯嗯嗯!!!”

任一小鸡啄米的点头,他已经难受的说不出话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