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软件永久免费

乐安侯嗫嚅了几下嘴唇,最终,没敢出声呵斥;

甚至,

连回去后,是否要将这一幕禀报上去,都有些犹豫。

按理说,

他是代天子而来,

你本该跪伏在地,

让我来为你戴上朝冠,这才能完礼;

你自己将朝冠从我手中拿去,

你自己戴上了,

这是什么意思?

若是故意往大了说,那就是居功自傲,蔑视天子!

对我无礼没关系,

白色衣衣的静谧时光

大半辈子谨小慎微过来的乐安侯心里很有数,可你这是对天子无礼?

但,

但,

但,

乐安侯不敢开口询问一个字,这里,被数万大军所环绕;

这里,自今日起,将成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封疆之地;

最重要的是,

他几乎可以笃定,

他若是真的心有怨念,将这件事告知给自己的皇兄,接下来,绝不是皇兄下旨斥责降罪于这位平西侯爷,不出意外的话,板子,会落到自己身上。

身为宗室,处心积虑,离间天子与重臣。

乐安侯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地吐了出来,眼角余光瞅了一眼黄公公,却发现黄公公已经跪伏了下来。

“………”乐安侯。

“奴才为平西侯爷贺,平西侯爷公侯万代,公侯万代!”

八百年来,大燕异姓以侯爵为顶,也就出了两个异类,一位是镇北王,一位是靖南王;

所以,国情不同,搁在其他国度,大燕的军功侯含金量,真的不差那些国公,至少,不逊楚国的柱国。

因为,平西侯爷是要封疆的,是要开府建牙的,这规矩,这规划,是照着百年前的镇北侯府来的!

乐安侯也跪了下来,

然后又觉得不对,

自己也是侯爷啊,

自己还是宗室,

自己不拿捏清高,对他客气一些也就够了,为何还要跪?

这他娘的成何体统,成何体统?

还是那句话,

丢自己的脸,无所谓了,但要是丢了皇兄的脸,回去后,又要吃挂落了。

乐安侯可是清楚,这一行人里头,必然是有密谍司的眼线的,先前平西侯自己站起来自己戴朝冠的一幕,自己不禀报,皇兄也会知道,自己跪下来的一幕,皇兄必然也会知道。

前者应该无碍,

后者,大概会连带着前者的罪责一起罚。

乐安侯马上又爬起来。

却在这时,

郑侯爷抽出乌崖,

将刀口向前。

一时间,

场士卒成片成片如同人浪打过去一般统统跪伏下来,

齐呼:

“参见平西侯爷!”

“参见平西侯爷!”

“参见平西侯爷!”

一阵阵呐喊,一开始,磅礴中带着杂乱,但慢慢地,却逐渐汇聚成一个音律。

一时间,

气势冲破云霄!

刚刚爬起来的乐安侯,膝盖一软,又跌倒在了台面上。

天见犹怜,这位自成年后就在皇兄威压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过日子的闲散宗室,哪里见过这种场面?

要知道这下方呼喊的,

可不是数万张嘴,

最可怕的,

是这数万将士,

是刚刚从伐楚战场上下来身上还浸润着杀气的虎贲!

上过战场的老卒,一旦成群结队,

他们的气场,他们的气势,真的不是用言语能够简单形容的。

“吼!”

郑凡的貔貅伐楚一声低吼,奔跑向台子。

郑凡持刀,跳下台子,落到貔貅背上,貔貅奔腾而起,郑侯爷伸手,抓来一把黑龙军旗,于千军之中穿梭。

这一幕,

将场的氛围推向了顶峰!

士卒们近乎咆哮,近乎流泪,

近乎疯狂地在呐喊,在用兵器敲击着自己的甲胄,像是完疯魔了一般。

是的,

疯了,

真的疯了!

受这氛围感染的不仅仅是这些士卒们,还有李富胜在内的这些总兵将领们。

他们也都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甲胄,不停地大声咆哮。

台子上,

乐安侯被这场面给吓到了,近乎慌不择言道:

“这……这是要营啸了么……”

黄公公有些无奈地扭头看了一眼乐安侯,伸手,握住了乐安侯的手。

说心里话,黄公公不清楚这位乐安侯爷到底是真的这般不济事还是装出来的,毕竟,陛下的其他几个兄弟,都天不假年,陛下登基后没多久就染病去世了。

“侯爷,安心,安心,奴才在这儿呢。”

黄公公的安慰给了乐安侯巨大的支撑,当即伸手反抓住了黄公公的手,不住点头。

……

“这是,怎么了?”

站在剑圣身边的陈大侠情不自禁地问道。

这种近乎毫无秩序地场面,是那个男人影响出来的,确切地说,是那个男人故意营造出来的。

陈大侠以前接触过乾军,乾军在他眼里,就两个字——散漫。

哪怕经历了四年前燕军攻乾的战事后,乾国朝廷重新整肃了三边,但和燕军,和陈大侠一直看得很近看得很真切的雪海军比起来,依旧是给人一种松松垮垮的感觉。

以军纪,

以整肃,

以令行禁止而著称的燕军,在此时,竟然呈现出了比山中土匪更为夸张的姿态。

剑圣开口道:

“黔首出身,民夫入伍,积累军功,一步步爬起,尚帝姬,封官、封伯,再封侯。”

剑圣看了看陈大侠,

道:

“这个世上,最让人迷醉疯狂的,不是神话,而是在神话里,看见了和自己相同的影子。”

所以,大皇子封安东侯,没有让人觉得这般兴奋。

一是因为大皇子的军功,有些牵强;

二则是因为他是宗室,是皇子。

其实,后者的原因,还要更大一些,至少,相对于眼前的这个场面而言是这样。

皇子,注定和普通人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,命,不一样。

但郑凡,当初的郑伯爷现在的郑侯爷,

却是以黔首之身走出来的军功侯。

这是一个真正的美梦,而梦的起点,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自家茅舍的门。

“他的崛起,让这些士卒们,看见了希望,看见了梦可以实现的可能。”剑圣笑了笑,道,“只要燕军上下,依旧对军功,依旧对这场梦,还有着执着,燕国人的马蹄,就不可能真的停歇下来。

更何况,

有这位郑侯爷的例子在前,

他的事迹,会让燕人稚童在很小时就将其作为榜样;

会让燕地年轻人,将马上封侯再度奉为真理,会让燕军士卒在接下来的每一次冲锋中,都视死如归。”

剑圣抱着龙渊,

顿了顿,

继续道:

“自今日起,他的声望,至少在民间,要比靖南王更高了,一是因为田无镜早年自灭满门的事儿,恶了其民间观感,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,田无镜,出身田家,是大燕原本最大的门阀之一。”

起点不同,

会让人觉得,

你的梦,

我不配做。

陈大侠若有所思,看着剑圣,道:

“所以,您也是一样的么?”

“什么?”剑圣有些诧异。

“四大剑客中,另外三位都是有背景的,只有您不是。”

“我姓虞。”

他虞化平,是皇族!

随即,

剑圣又笑道:

“虽然这皇族身份,连饭都吃不饱。”

陈大侠笑道:“其实,姚师曾问过我,愿不愿意去跟百里剑讨教。”

剑圣闻言,道;“李良申领镇北军,他不会多看你这个乾人一眼;楚国的那位,他只会帮你看剑,改一改纹路,却不会和你动手切磋;

百里剑,

以姚子詹在乾国的人脉,百里家,会给面子的。”

“但我不愿意。”

“为何?”剑圣又笑了,“这就和前几日路上姓郑的一样,我知道你要回答什么。”

陈大侠有些憨厚地摸了摸剑。

剑圣则道:“但我和姓郑的不同的是,他喜欢不解风情的提前说出来,而我,更喜欢听你自己说出来。”

陈大侠点点头,回答道:

“因为,我出身,也很卑微。”

“卑微?”

“是的,很长时间以来,我不觉得自己卑微,一直到我从姚师那里学到卑微这个词后,我才知道,我也曾卑微过。

所以,

四大剑客里,

您一直是我的榜样,因为我觉得,您和我,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”

剑圣闭上眼,

享受着这句话。

陈大侠继续道:“所以,我觉得,世间剑客,大多是以您为榜样的,都会选择走一条像您一样的路。

就像,

此时的郑……郑侯一样。”

剑圣缓缓地睁开眼,

点点头,

道;

“毕竟这世上,最多的还是,

凡人。”

……

“如何。”

城墙上,靖南王开口问道。

在其身边,站着的还是陆冰。

陆冰点点头,道:“或许,我现在有些明白了,为何陛下,要一力提拔郑伯爷,不,现在是平西侯爷了。

不仅仅是因为平西侯爷军功卓著,也不仅仅是因为有王爷您的看重,

陛下做任何的事,都会有陛下自己的考量;

或许,

我只能看到眼前,但陛下的目光,每每都可以无比长远。

陛下,

这是在埋下一条根,

镇北侯府的建立,已逾百年;

大燕子民,渴望如同初代镇北侯爷那般,以奇功而登天子门,也过了百年。

时间久了,

太久了,

是时候,

换一个新鲜的了。”

靖南王没说话。

陆冰则继续道:“但今日之盛况,确实让我觉得,不虚此行,我觉得,有平西侯爷坐镇晋东,可保晋东二十年内平安。”

“做好你自己的事。”靖南王提醒道。

“是,我知道。”

“二十年这种话,不要轻易说出来,因为二十年太长,十年前的大燕是什么样,现在的大燕,又是怎么样?”

“王爷教训的是。”

“你说,陛下,还有一年么?”

陆冰沉默了,按理说,这种问题,身为臣子的,本就不该问,他呢,本就更不应该答。

但靖南王不该问的,却问了;

而即使他不答,其实也是一种答。

最终,

犹豫之下,

陆冰开口道:

“陛下的意思是,国本的事,需要定下来。”

“所以无趣。”靖南王道。

陆冰开始躬身,这是准备退下了。

但在其退下前,

靖南王却扭过头,看向了他。

陆冰身子僵住,只能再度抬起头,看着面前这位表情平静,却早已满头白发的大燕王爷。

“本以为我们仨中,

他应该是最狠的一个,

但到头来,

临老,

他又不舍得了么?”

陆冰额头上开始出汗,

勉强道:

“陛下所虑,是我大燕百年大计!”

“他老了。”

陆冰不敢再接话了。

“他不是喜欢看着儿子们斗,不是不舍得放下那龙椅带来的权柄;

你说,

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这种恻隐之心的?

在老三死的那晚,

死在他怀里的那晚么?”

“王爷,您……”

“他把后园的门一关,真正地关上一个月,再开门时,国本,不就自己定好了么,哪里来得那般麻烦。”

靖南王终于将自己的目光,从陆冰身上收回;

继续道:

“让他等着,本王会去燕京,但不会赶着去,他要是等不到,就是他的事了。”

陆冰张了张嘴,

又咬了咬牙,

最后,

还是道:

“王爷,您这让我,如何向陛下交代啊?”

“那你得先问问他,怎么向李梁亭交代。”

……

喧闹无比的受封仪式之后,必然是酒肉欢庆。

但底层士卒们不敢上去围住郑侯爷,而李富胜罗陵等总兵将领们,这会儿也没去围住他喝酒,因为他们清楚,仪式,是结束了,但对于郑凡而言,他的步骤还没走完。

因为他还得去见一个人,

而这个人,

今日并未站在台子上。

郑侯爷也清楚自己现在要去做什么,他先回到自己的营地。

看见陈大侠按照他的吩咐背着一个木盒子已经在那儿等着了。

郑侯爷犹豫了一下,

看向剑圣,

道:

“您能否受累?”

一边靠着木柱子上像是在打盹儿的剑圣,睁开眼,

问道: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额,能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。”

郑凡点点头,伸手,从陈大侠背上将那冒着白气的木盒子接过来,自己抱着,策动貔貅向城门而去。

陈大侠有些疑惑地看向剑圣,

道:

“怎么了?”

剑圣没好气地道:

“我才不去伺候他田无镜呢。”

陈大侠又疑惑道:“那为什么不让我去?”

剑圣“呵呵”了两声,

道:

“因为他担心你会一剑刺向田无镜!”

陈大侠是乾人,

陈大侠和姚子詹的关系很好,

姚子詹是前乾国三边都督,

而田无镜,则是大燕军神。

他活着,大燕的铁蹄,再度南下攻乾,是必然的事。

是的,

陈大侠现在是在燕军之中,奉新城内外,更是有无数燕军虎贲存在,但依照陈大侠的性格,有些事,他是不会在乎的。

如果是以前的田无镜,

那没问题,

问题是现在的老田,身负重伤。

听了剑圣的话,

陈大侠忽然明悟地一拍手,

喊道;

“对啊!”

可惜,

没机会了。

剑圣无奈地摇摇头,

提醒道:

“你以后,别再说像我了。”

“您是不在意这些虚名了?”陈大侠问道。

剑圣摇摇头,

道:

“不,只是嫌丢人。”

………

郑凡抱着木盒子,进了城,上了台阶,来到城楼。

原本站在城垛子边的田无镜转过身,看着走来的郑凡。

待得郑凡走近,

田无镜开口道:

“孟浪了。”

孟浪,指的是自己拿过朝冠,自己给自己戴上。

郑凡开口道;“我自己打下来的军功,当然得我自己戴。”

田无镜摇摇头,

道:

“这样,不好。”

“还不是跟您学的。”

“跟我学,能有好下场?”

“学一半就好。”郑侯爷笑道,“能把他们吓死。”

田无镜叹了口气,

披着斗篷的他,缓步走到城楼门槛边,坐了下来。

郑凡第一次见靖南王时,靖南王就是坐在灵堂门槛上的。

那一日,

靖南王英武,霸气,锋锐。

今日,

人还是那个人,

但感觉上,

似乎完不同了。

郑凡在旁边门槛上坐下来,

将木盒子打开,里面还有棉布包裹,再打开,是蒸好的馒头,还冒着热气。

“上次您不是说想我雪海关里带馅儿的馒头了么,我这次特意给您带了,来,趁热吃。

这馒头蒸好后,可以存放挺久,热一次后就能吃,热两三次的话,味儿就淡了。”

“你是来封侯的。”田无镜说道。

“送馒头是主要的,封侯是顺带。”

郑凡递给田无镜一个馒头,

自己也拿了一个。

二人同时,咬了一口各自手中的馒头。

郑凡一边咀嚼着一边看向田无镜,

见田无镜目露思索之色,

当即问道:

“您怎么了?”

田无镜将手中咬了一口的馒头往前放了放,道:

“豆沙馅儿的。”

“我这个是萝卜丝馅儿的,来。”

郑凡将自己咬过一口的馒头递给了田无镜,又将田无镜手中的那个豆沙馅儿的接过来。

二人继续吃着。

吃到一半,

田无镜看向郑凡,

道:

“记得,你以前说过你也不喜欢吃豆沙馅的,嫌腻。”

郑侯爷又咬了一大口,

一边嚼着一边道:

“眼瞅着快缺粮了,得节约粮食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装的。”

田无镜不再说话,继续慢慢地吃着。

待得其吃下去一个后,

郑凡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,递过去,

道:

“再来一个?”

田无镜摇摇头。

“来嘛,再吃一个。”

“山珍海味也就罢了,你逼着一个王爷吃馒头?”

“这馒头,是我亲自蒸出来的。”

田无镜闻言,

伸手接过了馒头,

道:

“堂堂侯爷,居然亲自下厨蒸馒头去了。”

“不,我不蒸馒头。”

郑侯爷摇摇头,

眼睛忽然有些泛红,用力睁了好几下,

抿了抿嘴唇,

微微低着头,

道:

“封侯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郑侯爷深吸一口气,

笑道;

“哥,我争气的吧?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