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一个app

宋玉婵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切石师傅的手艺,听掌柜的说话,只是随口“哦”的一声应付。

四公子的脸顿时都绿了,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丫头。

黑水城里,谁提起他的名号,不是蓄意巴结,恭维奉承。

他有些气闷的站在一旁,主动与宋玉婵开口道,“敢问姑娘可是寻龙师一脉?”

寻龙师是专门寻找灵石矿脉的师傅,他们精通天地灵气的凝结构造,在这方面有自己独特的天赋,而且还能辨认各种赌石。

每家石坊里,都有一两个高明的寻龙师坐镇,用以辨认各种赌石。

四公子见宋玉婵手段如此高明,挑出来的赌石竟然能分毫不差,部开出东西,以为宋玉婵是修的寻龙师的本事。

宋玉婵看向他,一脸纯真道,“寻龙师是什么?听都没有听过。”

她确实是赌石方面的菜鸟,哪里知道这里面的行业术语。

四公子不信,以为她在故意跟自己装纯。

这要没点寻龙师的手段,哪里能挑出这么多的灵王石。

他有意套话道,“既然姑娘不是寻龙师一脉,那如何挑选的这些赌石?”

宅男清纯少女张嘉庭户外写真套图

宋玉婵轻笑道,“你们石坊还有这个规矩?客人怎么挑选赌石,难不成也得跟你们透露不成?”

四公子被揶揄了下,一时尴尬的红了脸。

开门做生意,确实没这个规矩。

他这么问,也是存心欺负这小丫头年纪小。

若是旁人,他也不会这么直接问出。

场上这时候唔得一叫,一阵哄乱。

下品区和中品区的赌石部开了出来,三十个下品区赌石,竟然开出了三十个鸡蛋大的灵王石。

二十个中品区的赌石,竟然部开出了二十个拳头大的灵王石。

五十个灵王石摆在那里,让人看了就心潮澎湃,眼冒红光,恨不得一把部抢了。

十五个上品区,师傅还在不断下刀。

这里接连开出了十个灵髓石,四个椰子大的灵王石,最后一个赌石,师傅切的很小心,好像生怕坏了里面的东西。

常来的赌客都意识到,这个赌石不一般,估计是有大货在里面。

也许,比灵髓石还要珍贵。

有人已经忍不住出手,暗中与宋玉婵传话道,“姑娘,这些灵石你估计是带不走了。不如卖给我,我给你的价钱绝对公道。”

有人传话,“大小姐,需要保镖吗?兄弟们人手多,待会护送你出去。”

神识糟杂,不断与宋玉婵的元神沟通。

宋玉婵听得有些烦躁,索性部屏蔽了这些声音。

不过是买个灵石,不知道这些人是怀着什么心思。

最后一块赌石,随着切石师傅的刀片,滋啦在上面化出了一道口子,从里面喷出了一股血气。

没错,不是灵气,而是如人一样的血气。

赌石师傅手心一颤,险些把这赌石摔下去。

周围的老赌客已经忍不住大叫了出来,“没错,是灵血石。”

“天啊,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。”

“三生有幸,竟然能看到真正的灵血石。”

“这小姑娘真是运气逆天啊!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纷纷大叫,好像看着什么宝贝即将出土一样。

四公子也是攥紧了手心,心中暗骂,“饭桶,一群饭桶,竟然把这样的宝物当赌石卖?”

灵血石,灵石里最珍贵的一种。

这种东西,一般都是因为天地灵气混合混沌土气化石之时,碰巧混入了神血形成。

当然,也有神人故意为之。

目的是为了封存自己的血脉,甚至是将自己的子孙封存在赌石里面,以便让他们在一个适合的环境下出世。

这些赌石,一开出便会引来宗门疯抢,各个都是绝世的珍品。

切石师傅捧着赌石不敢下刀,与宋玉婵小心传话道,“姑娘,要不这块赌石不切了,你马上带着离开,越远越好。”

他知道,这赌石切出来,那便是引发当地修真界腥风血雨的祸事。

宋玉婵能感受到他的好意,不过仍旧是一脸无所谓的回话道,“无妨,尽管切吧!”

切石师傅浑浊的眼睛看向她,一声轻叹,手上的刀子终于落了下去。

场上的修士都屏气凝神,眼见这赌石里的东西越来越清晰。

终于,最后一片石壳脱落。

一颗椰子大小,赤红颜色,内藏一颗似是金色火焰般心脏的赌石切了出来。

场上的修士皆是震撼大叫,“这是?”

“心脏?”

“人的?”

“……”

因为过于震撼,所有修士的嘴巴都张了起来。

切石师傅也是愣在原地,捧着这东西,手里突然感觉一阵颤动。

嗡!

这灵血石,动了!

不,是里面的心脏跳动了。

切石师傅吓得马上把东西放在地上,连连抱拳冲着这玩意磕头作揖道,“神灵在上,小的无意扰你清静,还请神灵恕罪啊!”

其他两个切石师傅,跟着他跪在地上连连叩拜。

这是寻龙师行当的规矩,切出活物,那是要马上三拜九叩,不然就会有厄运上身。

“这宝贝是老夫的!”

有修士彻底疯狂,闪身就过去抱起了这东西。

嘶!

大乘境的高手,一个上千年寿元的老头子,此时竟然毫不顾忌颜面。

他的速度极快,旁边的小辈根本没有反应,这灵血石已然抱在了他的怀里。

“放肆!”

这石坊的高手发怒,仙威浩荡,正要出手拿他。

只见这灵血石再次一颤,嗡的一响,大乘境的高手突然惨叫一声,浑身碎裂,连元神都在同一时刻跟着崩散,化成一团血气炸裂在了原地。

砰的一声,好像西瓜炸掉了一样。

巨大的杀气,让场上的修士吓得纷纷往后面退了一步,纷纷惊叫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谁在杀人?”

“没看清楚啊!”

“……”

这石坊的真仙,本来好像下手抢夺这血灵石,谁知道大乘境的高手突然炸裂。

他同样惊恐了下,化出身形后,站在原地盯着血灵石一阵惊诧道,“非老夫所为,是这血灵石古怪。”

“什么?”

众人皆是咂舌,盯着这封印了一颗心脏的血灵石,都是一脸的惊骇。

那些本来想下手抢夺的修士,此刻皆是按捺住了心里的冲动。

再看这血灵石里封印的心脏。

这哪里是宝贝,分明就是祸胎啊!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