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辣椒带你全世界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医鸣惊人: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!

最后,慕朝烟还是决定先问过墨玄珲的态度之后再做决定。

落贵妃对落云好,那是因为这是她亲侄子,这里面的事情到底还有多少问题,确切的,还得墨玄珲说才行。

“有信心自己能治么?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墨玄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。

一身锦缎黑袍,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。

只是,在看向慕朝烟的时候,眼神立刻柔和了不少。

落云站在一边,脑袋嗡嗡直响。

虽然他的确是背着墨玄珲来找的慕朝烟,但天地可鉴,他完就是为了自家表弟来的好吧,完没有什么其他心思,干嘛要用那么吓人的眼神看着自己?

不过,这事要真是深究,他也的确不对,要不是因为他跟墨玄珲比较熟,谁会闲着没事去别人府上找人家女眷的。

只不过这里是炎王府,别人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在这里,并不是多稀奇。

至少在慕朝烟看来,有客人来找自己,别管男女,在这正厅之中,就算没什么事,来聊聊天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Catherine红衣秋风里的清雅笑颜

她缺少古代的这些男女大防的思想,奇的是,墨玄珲也没告诉过她,以至于,慕朝烟在这王府里谁都能看到她经常跑去跟苏瑾说话,或者邵天羽,因为合作关系,跟赵霖的聊天就更多了。

时间久了,就也都习惯了。

“人都还没见着,我说我保证能治好,确定不会认为我有病?”

“不会。”

墨玄珲走到慕朝烟的身边坐下,轻飘飘的两个字,带着对慕朝烟的绝对信任。

看到这两人的表现,落云现在算是彻底相信,王府里的人总说他们王爷现在在王妃面前,整个就是一妻奴是什么意思了。

说他是妻奴简直就是夸他,这状态,根本就是跟狗见了骨头似的好吧。

不过,这个想法也就在心里想想就算了,真要说出来,别说他表弟的病不能被治好,就连他,都得把命搭在这。

“王爷……”

如果可以,落云现在真不想跟这个两只眼睛都快沾媳妇身上的男人说话,可是,他表弟还在那等着呢。

姑姑对他那么好,现在有这个机会,他怎么可能置之不理。

“父亲怎么不来?”

按理说,如果没有宫里的那位落贵妃,永平候怎么可能这么平平稳稳的存在这么多年。

虽说永平候跟落贵妃一直不合,但是,有这个机会,怎么不争取争取,说不定还能缓和兄妹间紧张的关系。

若这件事成了,即使落贵妃在怨恨当年被自己的亲哥哥送进宫,也不会在继续跟他僵持着了。

说不定,还会把多年的苦心都说出来,好好教育教育他。

落云哪里会不明白墨玄珲的意思。

“把那个老东西想的太聪明了,他蠢成那样,一听我姑姑有难,巴不得赶紧上去踩一脚呢,怎么还会来求人。”

提到那位所谓的亲爹,落云就是满脸的不屑。

“王爷,咱们这么多年了是吧,说,我对怎么样,好不好。”

慕朝烟一口茶差一点就喷了出来。

听起来,落云好像是在讲兄弟义气,可是,在看那脸上的表情……

这画风明显是不对啊,怎么看,落云现在都跟个小怨妇似的。

“不好。”

墨玄珲一点都不犹豫的吐出了这两个字,让落云差点吐血。

他现在都是墨玄珲指哪他打哪,墨玄珲说黑他不说白,这还不好?

还想怎么好?

“别忘了,求的是谁,跟本王有什么关系。”

落云一愣。

这还是生气自己背着他直接找王妃了?

“王爷,您别……”

眼看着落云没明白自己的意思,墨玄珲也懒得在跟他解释,转头问向了慕朝烟。

“想治么?”

慕朝烟眨了眨眼,有些奇怪于墨玄珲的问题。

他这话的意思是,治不治看自己?

“试试呗。”

墨玄珲跟五皇子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,他当初不会因为慕秋德就刻意为难慕朝烟,自然也不会因为东华帝而跟一个小辈过不去。

况且,还有落云的面子在,他把话扔到自己这边,其实不就是也希望自己治的意思么。

只不过他炎王的身份在这,落云要是一高兴,说是炎王让治的,难保东华帝不会就此对五皇子起了厌恶的心思。

而自己虽然是炎王妃,意思可就完不一样了。

大不了就是一句女人心软,高大上一点就是医者仁心,借口多的是。

东华帝本就有找茬的心思,治好了,他儿子还是他儿子,治不好,就借着这个机会为难墨玄珲。

后面的事情基本上都不用想了。

倒不是说墨玄珲怕了东华帝,而是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,也免得连累落云。

嘴上说着对他不好,其实心里还不是把细节都想好了。

“嗯,那就试试吧。治不好也没事,有我呢。”

千句万句,都抵不上这一句,慕朝烟胡思乱想的心立刻温暖起来。

“哎哎哎,这还有人呢,活的!”

听到墨玄珲也同意慕朝烟为自己的表弟医治,落云的一颗心放回到了肚子里。

他当然没忽略墨玄珲那句“治不好也没事”,心里也清楚,凡事不可强求的道理。

只是,现在还有这个机会,他必须抓住。

“王妃,放心,不管要什么药材,我们都会想办法找到,尽管治。”

“哪都显得着!”

墨玄珲冷哼了一声。

既然是给皇子治病,东华帝这个做父亲的,没道理让贵妃的娘家出钱出力吧。

药材,自然也得从国库里拿。

很快,慕朝烟就已经准备妥当,拿了自己的药箱,跟着墨玄珲还有落云一起准备去皇宫给五皇子看病。

原本还想着,五皇子出来治会好一点,但是墨玄珲说的对,东华帝要是想找事,哪都躲不了。

至少先看看情况,在决定其他的。

只是,没想到,他们才刚刚走到安逸居的门口,就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。

“们这些下贱的奴才,还不滚开。这是本公主亲自为炎王殿下煲的汤,碰洒了们赔的起么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