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大全ios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首席继承人陈平最新章节!

陈平的声音不大,带着抱歉的笑意。

但是却让病房里的人都愣住了。

尤其是杨桂兰,此刻就跟见了鬼似的盯着陈平,而后浑身长刺的难受,破口大骂道:“陈平,不说话没人把当哑巴!给我滚出去!”

杨桂兰气炸了。

这个陈平真是会多嘴。

去什么去?

回去丢人吗?

“看看人家女婿,再看看自己,这里有说话的份吗?”杨桂兰一脸愤怒的冲陈平吼道。

“要不是没用,我在娘家人面前会丢脸吗?我当初真是瞎了眼,让这个窝囊废成为了我女婿!”

“看看二姨的女婿,给她买的都是什么,再看看,给我买过什么?还有脸在这说风凉话?要回去,自己回去!我不回去!”

面对咆哮的杨桂兰,陈平低下了脑袋,心中也很是无奈。

青春美少女烈日当空娇楚外拍照

自己窝囊废的形象,在丈母娘那里已经根深蒂固了。

杨凤兰在一旁看热闹似的看着,心中冷笑十足,脸上讥讽的神色也越发浓郁。

她假模假样的出言劝解道:“哎呀桂兰,别老是冲陈平发脾气啊,俗话说得好,嫁狗随狗嫁鸡随鸡,这事不怪陈平,要怪就怪江婉,当初没挑对人。”

矛头转向了江婉。

这二姨也不是省油的灯,这么赤裸的挑事。

杨桂兰一听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三年前那件事,已经够让她在娘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了。

现在一想,当初就是自己女儿死活非要嫁给陈平。

现在好了,事实证明,废物一个。

“就怪这个死丫头,死心眼一个,非要嫁给这个窝囊废,现在好了,妈我连娘家都不敢回。”

杨桂兰泼妇般的骂道,心里很是生气,“我不管,要是还认我这个妈,马上就和陈平这个废物离婚,这个家有他没我!”

“妈,能不能别说了,老是这么翻旧账有意思吗?”

江婉心里也很不舒坦,被自己老妈这么说,脸上也很没面子,而且是当着二姨和曹军的面。

“曹大哥,不好意思啊,要不先回去吧。”江婉转头冲曹军笑了笑道。

曹军也是点点头,走出了病房。

确实很尴尬啊。

他毕竟还是个外人。

但是在临走前,他看了眼站在角落里默默无声的陈平,眼神挑衅的瞪了他一眼。

当年那个叱咤校园的才子陈平,如今落魄成这样,还真是难以想象。

见江婉没答应离婚,杨桂兰也不管了,撒泼打滚的坐在地上,开始痛哭:“这个没良心的东西,我和爸养了这么多年,就是这么对我们的?怎么就会嫁给这个窝囊废了,老娘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孽了,生出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儿。”

看着杨桂兰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样子,江婉心里也不好受,忙的过去拉起自己老妈。

可是,杨桂兰却死活不肯站起来,一个劲的指着陈平哭丧式的骂。

江婉也没辙了,干脆不管,道:“妈,我是不会跟陈平离婚的。”

“婉儿,是不是疯了,难不成那还要跟这个废物过一辈子?”

在杨桂兰看来,陈平这样没出息的东西,就不应该娶她的女儿。

要是自己当初坚持不让他们结婚,给她找个好男人,那自己现在也应该跟自己二姐一样,过上开好车住洋房的好日子了。

“我没有,虽然这三年陈平创业失败了,落魄了,日子过得苦了。可是这三年里,他在这个家一句怨言也没有,对我也很好,反正我不会离婚。”江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偷偷的看了眼陈平。

发现,陈平这时候居然还傻啦吧唧的冲她笑。

真的是!

这家伙,难不成就看不出来,自己老妈对他很不满吗?

他居然还在那傻笑。

一直以来,江婉都对陈平保持着最后的耐心,她以为自己会和陈平离婚。

但是,当那天突然发生那件事,和今天突然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,江婉明白,自己心里有陈平,她还是会很紧张陈平。

“陈平,说过,让我再等一年,就会给我无限未来,是真的吗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我不想一直被人指着鼻子骂窝囊废,我不想成为别人的笑话,我要那些看不起的人都后悔,能做到吗?”

江婉眼眶通红,紧盯着陈平。

“能。”

陈平简单的说了一个字,就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从始至终,江婉关心的都是陈平怎样,而不是她自己怎样。

身后,传来杨桂兰咆哮的声音:“陈平,出去了就永远别回来了!这个废物,逞什么能啊!”

然而,陈平没有理会。

他答应江婉的,就要实现。

刚出医院大门,一声汽车的喇叭声,就惊到了陈平。

宝马X8,最顶配置。

曹军坐在车里,表情冷默而骄傲。

陈平眉头轻皱,走过去,冷冷的开口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曹军走下车,摘下墨镜放在胸前的口袋里,嗤笑了一声道:“刚才在病房里,我都替感到丢脸,是怎么待到现在的?”

原来是找机会嘲讽自己几句,陈平懒得搭理,转身就要走。

可是曹军直接拦住他的去路,嘲弄的笑道:“陈平,三年了,给过婉儿什么?放手吧,和江婉离婚,我会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。”

曹军心里很看不起陈平。

太废了。

然而,陈平却冷冷道:“曹军,以为自己很有钱吗?以为江婉会喜欢和在一起?”

曹军冷笑,道:“至少我一年能赚上千万,呢?一个送外卖的垃圾,每个月才那么点死工资,能给江婉什么?能给米粒什么?一百万的手术费,拿得出吗?”

“上千万?”陈平冷笑,道:“曹军,在我眼里就是可怜的笑话。我奉劝,别招惹我,也别再打江婉的主意,否则,我会让后悔的!”

曹军一怔,跟着就是大笑。

“陈平,知道刚才在说什么吗?要我后悔,就凭一个窝囊废?”

曹军笑了,对陈平这样的屌丝彻底失望。

“知道嘛陈平,以前是我兄弟,在大学那会,我觉得光芒四射,是所有人的偶像,但是现在呢?看看自己,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刚才的话?让我后悔,好啊,来啊。”曹军挑衅道。

陈平双拳紧握,忍着自己的冲动。

曹军却变本加厉,狠狠的推了几把陈平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废物!我今天就正式告诉,江婉我追定了!有本事,就来阻拦我!”

说完,曹军十分得意的上了车。

崭新的宝马X8就这样从陈平面前开出去,还差点撞到他。

望着离去的曹军的宝马,陈平从兜里掏出的手机,默默地又放了回去。

这是他最后一次给曹军机会了。

最后一次。

而后,陈平直接打车来到了盛鼎集团大厦。

这次,陈平是在秘书的带领下,直接到了董事长的休息室。

自从上次那事之后,公司就做了培训,几乎所有人都认识陈平,但也是保密的。

乔富贵满脸笑意和恭敬神色的走了进来,道:“少爷,您怎么会这会儿来我这?”

陈平站在落地大窗前,俯瞰着整个上江市的街道,心中万分感慨。

“过几天是江婉外公的七十大寿,替我准备一份厚礼。”陈平道。

乔富贵立马点头,道:“明白。”

基本上没做停留,陈平就又回到了医院。

杨桂兰和二姨杨凤兰已经离开了。

见到江婉的时候,陈平发现前者的脸色很差,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“怎么了婉儿?”陈平问道。

江婉神色烦闷,瞥了眼陈平,道:“刚才曹军给我来电话,说唐教授那边有另外一个病人要治疗,最近没时间给米粒看病了,要再等半个月。”

原来江婉是为了这个发愁啊。

“江婉,想不想知道唐教授的另一个病人是谁?”陈平突然对江婉说道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